www.8455.com

www.8455.com 6
老大家抱怨,减低压力依旧换汤不换药
www.8455.com 1
京城义教课业担任监测,哈市46万小学生周详减压

子女们曾几何时技艺睡饱觉,让儿女们多睡一会儿有多难

www.8455.com ,  本报评论员  刘凤羽

www.8455.com 1重负
毕伟国作新华社发

“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表现,归结为三个方面:一是课程学习的负担重;二是校外学习的负担重;三是学生的心理负担重。目前,中小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阶层和地域分布,正在从大中城市、中小阶级、知识分子家庭向中小城市、工薪阶层蔓延。”在日前举行的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上,针对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这一“跨世纪问题”,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学术委员会发布《2018年中小学生减负调查报告》。

(原标题:纵深话题 让孩子们多睡一会儿有多难)

  据《京华时报》报道,该报与新浪教育频道上周联合调查发现,近半中小学生缺觉,他们每天22时后才能睡觉,早上6点多就要起床,未达到国家规定的平均9小时睡眠标准。

原标题[学生负担过重 已成民族之痛(图)]

“判断学生学习负担是否过重有四个标准:一是价值判断,课业负担本身是不是危害孩子的身心健康;二是科学判断,课业负担是否违背教育规律和教育科学;三是制度判断,是否超出了国家课程标准、课程规定;四是法律判断,国家对孩子的作业、作息时间有法律规定,超出了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就是过重的课业负担。”发布会上,山东省教育厅巡视员张志勇表示,我国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问题,既是一个重大的国家公共教育治理问题,也是一个促进我国中小学教育现代化的问题。

62.9%的青少年儿童睡眠不足8小时,初高中生中这一比例达到81.2%。3月17日举行的2019年世界睡眠日大型科普启动会上,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了《2019中国青少年儿童睡眠指数白皮书》,提醒全社会关注孩子的睡眠问题。《白皮书》通过调查数据分析得出结论:我国青少年儿童的睡眠状况评分为67.14分。中国睡眠研究会副理事长高雪梅教授认为,这个分数刚及格。(3月18日《北京日报》)

  报道还显示,缺觉有向低龄化甚至幼儿蔓延的趋势,比如一个5岁孩子就得和中小学生一样,6点多起床忙着上补习班。

核心阅读

子女们曾几何时技艺睡饱觉,让儿女们多睡一会儿有多难。睡眠:孩子真正能够睡到自然醒的不到1/4

2008年教育部颁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规定,保证小学生每天睡眠10小时,初中生9小时,高中生8小时。然而,近年来多项调查显示,不少地方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未能达到《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的要求,有的小学生睡眠时间都不足8小时,更不用说初高中生了。如何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培养孩子良好的睡眠习惯,让孩子多睡一会儿,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

  研究发现,缺觉会影响孩子的注意力,且“睡得少”还会引发肥胖,这对孩子的学习和生长发育极为不利。

“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这样的口号喊了几十年,各地的“减负令”多达上百项,可是,“减负”就像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手上的巨石,每天被推上山,然后又滚下来,如此周而复始……

原因:升学压力、父母焦虑、学校课程设置、过高的期待

一些地方的应试教育措施,误导了社会舆论,加重了孩子的负担,影响了孩子的身心健康。不少有识之士认识到了给孩子减负的重要性,教育部门也出台了不少“减负令”,按理说,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状况应当有所改观。但是学校对减负到底会重视到什么程度呢?他们抓减负的热情会超过抓升学率吗?再说,学校不抓升学率,家长会买账吗?近年来,减负令下了一道又一道,但是不少地方学生的负担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愈发沉重。减负越减越重,让孩子情何以堪?

  在孩子的成长、健康、未来面前,历来难有无动于衷者——孩子缺觉,自然让家长心痛、社会忧心。虽然孩子缺觉不是新闻,但近五成中小学生睡眠不足的最新报道,还是再次刺痛了家长和公众的心。

为什么总也搬不动孩子身上的那座大山?为什么不能把学习的负担变成求知的快乐?为什么不能还给孩子一个幸福的童年?一连串的“减负之问”,引发人们对“减负困境”的关注与思索。

此项调查涉及我国多个省市,对小学六个年级的学生以及16830名小学生的父母展开。调查显示,随着年级增长,反映负担重的学生比例也持续增加,尤其是,该比例在升入二年级后,直线跳升至40%左右。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各个年级普遍存在学业负担问题,而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减负问题就已十分严峻。

因此,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出台多少减负令,而在于创新教育评价机制,改革中考、高考制度,扎实推进减负政策措施的落实,切实减轻孩子的课业负担,让孩子们睡囫囵觉,做香甜梦。

  据称,学业负担过重是剥夺孩子睡眠的主要因素。近年来,全国中小学生的负担普遍过重,他们背着沉重的书包上学,作业做到深夜,周末和假期又为“赶场”补课疲于奔命……

“放学了,我们打开书包写作业;放假了,我们背着书包去补课;开学了,我们的压力比山大……”

学习负担过重,小学生睡眠情况也不容乐观。调查中显示,仅有23.99%的学生可以睡到自然醒,而由闹钟或他人叫醒的学生比例高达76.01%,更严重的是,还有29.26%的学生睡眠不到8小时就被叫醒,到六年级这一比例已高达39.5%。意味着每10名十岁左右的小学生中就有3至4名每天睡眠不足8小时。

教育者对学生负担过重的危害不是不懂,为孩子减负的办法并非没有,从中央到地方一直都在提倡素质教育,推进减负政策,改革中考制度,取消小学统考环节,规定作业量,高考模式改革……一些减负令描绘的愿景很美好,但是减负令再漂亮,关键还在落实。如果没有配套措施跟进,再好的减负令也可能事与愿违、变调走样。

  而这一切,都是在全国减负“轰轰烈烈”开展了十年的背景下出现的,这是何等的反讽。

这是目前中国中小学生生活状态的真实写照。沉重的课业负担,频繁的考试竞赛,巨大的升学压力,使孩子们失去了快乐童年,“累”成了他们花季岁月里共同发出的叹息。

对于造成孩子学业负担过重的原因,分别有55.24%和23.21%的家长认为,是由于升学压力大引起家长焦虑或学校教育片面追求升学率,32.58%的家长认为“学校教学效率不高、作业偏多”是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主要原因。报告显示,即便家长认为自己子女就读学校办学水平不错,也有30.85%的人认为“学校教学效率不高,作业偏多”,课内损失课外补,从而加重了学生的负担。

在优质教育资源数量有限且分布失衡,还需要通过考试成绩选拔人才的当下,孤立地谈减负殊为不易。不仅学校不愿减负,一些家长也只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对孩子身体的关注只是考虑增加营养,至于孩子的课业负担,即使家长心疼孩子,嚷嚷为孩子减负,但是为孩子的前途着想,除了代替孩子背书包,给孩子好吃好喝以外,并不愿意减轻孩子的课业负担。尤其在毕业年级,即使教育部门规定老师少布置作业、不补课,家长也会主动给孩子买各种学习资料,送孩子上各种培训班,一道道减负令的实际效果往往被应试教育消弭得所剩无几。

  当然,把减负失败的原因归结于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也有失公允。毕竟,在一考定终身的应试教育制度下,为让孩子考上好的小学、中学、大学,老师、家长不仅不敢轻言减负,还会想方设法给孩子加负担,如请家教、上辅导班。

“我被中国教育逼疯了”

数据:不参加课外补习,并不影响学生的成绩提升

面对学生课业负担沉重,睡眠不足的沉重现实,如何减负是一个具有技术含量的问题。减负令如何契合教育现实,减负指标如何执行,如何监督与问责,应有周到的制度安排。除了出台减负令,规定孩子的睡眠时间以外,教育部门需要淡化升学率指标,健全教育监督机制,改革教育评价手段,合理配置教育资源,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营造公平的教育环境。

  所以,高考的“指挥棒”不改革,减负就只能成为一场“运动”,难有实效,孩子疲惫的身影不会消除,家长心酸而无奈的面容也不会减少。

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不足

期待:增加选修课程、体育劳动艺术课程

只有素质教育深入人心,教育资源配置合理,真正做到学校“只有远近之分,没有好坏之别”,家长才能消除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不再只盯着名校,才能不再给孩子学习盲目加码,体会到给孩子减负的好处。只有做到这些,减负才能得到配合和巩固,孩子们才能睡得轻松踏实,睡够健康成长需要的时间。

  一个新现象是,面对学业重负,一些家长就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比如最新一期《环球》杂志就说,16岁以下孩子成为留学生力军,躲避升学压力是主要原因。不过更多的家长不具备送孩子出国留学的实力,孩子们仍只能在睡眠与成绩之间做选择题。

5月2日,南京。“五一”小长假结束了,一位六年级小学生还没写完作业。凌晨4点,他开始忙碌。黎明时分,家长[微博]发现他在楼道内用围巾上吊自杀了。写不完的作业,成了这名少年死亡的直接“杀手”。无独有偶,另一名跳楼自杀的孩子,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妈妈,我不想上学了,作业做不完啊。”

囿于传统的教育理念,一些学校认为,增加学生学习时间,以校内教师补课或补习等方式,额外为学生提供学习机会,可提升学生的学业成绩。发布会上显示山东省2017年度高中教育质量综合评价的结果让人深思。数据表明,不参加课外补习,并不影响学生的成绩提升。

  但是,课业负担越“减”越重,孩子们真的很可怜:

就在前段时间,湖北宣恩一中还处于暑期补课状态。部分学生因心生不满,将书本从教室往楼下扔,继而发展为撕烂书本漫天纸屑飞扬。宣恩一中校长说,今年暑假能放20多天。在全州重点高中里,宣恩一中的“补课时间已经是短的了”。类似“毁书”的事情并不是新闻。“毁书”所折射的,正是应试教育带给学生的“辛酸”、“苦楚”和巨大压力。

“教育工作者要重视这两个指标:一是增加选修课程,鼓励培养兴趣爱好的比例占98.99%,二是增加体育劳动艺术课程的比例达到70.77%。”张志勇认为,家长已经走在了很多教育工作者的前面。一味地认为考什么就教什么对孩子最有用,这个是和家长的认知相背离的。

  一是学业负担越来越重,体育锻炼缺乏,中小学生体质在体能(弹跳、爆发力、耐力)、心肺功能等方面呈连续下降趋势,而超重与肥胖、近视率上升,令人担忧;二是学业负担扼杀了孩子的创造能力,有关调查显示,中国孩子的想象力排21个国家的倒数第一,创造力排倒数第五。

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健在一次学校调研中,问学生们最喜欢什么课,学生们齐刷刷地回答“最喜欢下课”。这脑筋急转弯似的幽默答案,让一个从事了多年教育工作、自认为了解学生的教育行政官员陷入沉重思考:为什么今天的学生不喜欢上学、不喜欢上课?

调查展示了不同家长对“减负”的看法,近七成的家长都支持减负,其中有46.06%的家长明确表示支持减负,并且认为学生的负担太重,29.4%的家长虽然支持减负,但是却为了升学考试可以接受现状;仅仅只有2.5%的家长认为不应该减负,学生的负担比较轻。根据调查推断,家长能否感知到减负政策的有效性与其了解减负政策息息相关。越关心孩子学业负担的家长,可能越愿意了解减负政策,从而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孩子减轻学业负担,进而对于减负政策有效性的感知也更加强烈。

  应试教育下的学业重负,逼着孩子们以牺牲童年、牺牲体质来成就升学梦。但这种“生产线”造就的人才,其身体素质、创造能力真能担当国家和民族未来重任吗?

课业负担之重,已经让孩子喘不过气!教育部门在下达“紧急减负令”10年后的2010年,课业负担不仅没有减下来,相当数量的中小学生还付出了健康的代价。数据表明,10年间,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由20%达到40%;初中生近视率高达67%,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1999年以来,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在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

为减轻学生学业负担,56.26%的家长建议以寓教于乐,提升孩子兴趣的方式达到目的,且在高年级中这种需求比例呈正向增长。

  从2001年国务院、教育部发文要求减负到现在,本世纪前十年,减负已被事实证明未取得成果。新的十年又已来临,会不会重蹈老路呢?

多年来,我们的中小学教育违背了教育真谛,也违背了教育规律和青少年成长规律。一位中学生的呼喊使人警醒“我被中国教育逼疯了”。

共识:重大的国家公共教育治理问题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已经提出,“过重的课业负担严重损害儿童少年身心健康”、“把减负落实到中小学教育全过程,促进学生生动活泼学习、健康快乐成长”;《关于开展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的通知》也把“推进素质教育,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确定为改革试点十大任务之一。在教育体制改革进入深水期的新十年,减负,应该且必须有所建树了。

重负之下的家长很“变态”

治理:全社会的系统工程

  或许到那时,孩子们才不会再打着呵欠上课了。

舍不得吃穿,却把大把钞票送给培训机构

2018年《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我国四年级、八年级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分别为36.5%、65.3%。部分区域学生视力不良问题突出,视力不良检出率四年级超过60%,八年级超过80%。除考虑到电子产品的过度使用,学习负担过重,户外运动时间不足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相关阅读:

“周一拼音,周二陶土,周三声乐,周四英语,周五钢琴,周末数学……”武汉徐女士已为5岁半的孩子报过17个培优班,累计花费近12万元。

四川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李镇西在一次演讲中提道:只要学生睡眠得不到满足、体质在下降、近视在增加,我们的教育改革就黯然失色!

  新浪-京华时报调查:您的孩子睡眠时间充足吗

这绝非个案。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让很多家庭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一个孩子身上。

然而种种无奈依旧在上演。晚间,已过10点。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孩子们的重负也传递给家长,使家长们也变得很疯狂、很“变态”。“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却舍得拿大把大把的钞票送给培训机构;孩子上学我们工作、孩子培优我们作陪,节假日不属于孩子也不属于家长;眼睛盯着的是考试成绩,耳朵听的是各路有关教育的小道消息,鼻子还要灵敏嗅出暗流涌动的培优市场孰优孰劣,口头谈论的也都是奥数、培优……疼她就是害她,总不能为了一个快乐的童年而失去美好的未来吧?”

“妈妈,给我3天黑暗吧,这样我就可以昏天黑地睡觉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这是武汉市一位母亲发的帖子《女儿小升初,我被逼成“变态娘”》,立即引起众多网友“围观”,许多家长感同身受、纷纷跟帖,认为自己也是“变态娘”、“变态爹”。

“妈妈,给我买罚抄笔吧,还有一遍才能抄完。当然不能不抄,不然就要罚抄16遍。”

家长们的“变态”源于巨大的升学压力。由于担心孩子上不了好学校,充满焦虑与不安的家长们不停地为孩子们灌输这样的理念:我们什么都没有,只能用能力说话,用成绩说话。于是,家长也和孩子一起,在求学的道路上跋涉、拼搏,逼迫孩子尽可能地比其他孩子多学一会儿,多读一点,多考一分,从学校门口接出来,又把孩子送进培训班……课业负担,就这样叠加起来了。

每每听到这样的话语,父母总有不少心酸、无助。面对中小学生负担过重问题,有心改变,却无力撼动,为何?

越减越重酿成“全民焦虑”

“这个原因是复杂的、系统的、整体的。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片面的教育政绩观;阶层流动的压力;恶性的教育和升学竞争;中国人的攀比心理;扭曲的教育价值观;教育科学精神的缺失;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的失效;课业负担说到底是一个教育质量问题;教育评价制度的不科学;政府教育治理在某些方面存在着失灵的现象。”

压弯孩子的身躯,扭曲孩子的精神

调查建议从以下三个方面来科学认识治理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的本质:一是要站在国家和民族利益的高度看问题。必须从国家整体利益、从保护每个公民健康发展角度来看中国的公共教育政策。二是从促进每个孩子健康成长和人才培养的高度来看问题。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保护青少年的健康和更好培养人才。三是从国家公共教育治理的角度来看,减负是促进国家教育现代化的政策取向。

早在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

(光明日报记者 靳晓燕)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

作者简介

重负之下,拔苗助长,教训非常深刻。机械重复的学习只能培养出工匠,轻松快乐的创新创造才能培育出真正的大师。沉重的负担,压抑了孩子们的兴趣和个性,限制了孩子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著名的“钱学森之问”振聋发聩,引人思考,让人焦虑。

姓名:靳晓燕 工作单位:

教育的“全民焦虑”,已成为当今中国的一个明显标志,弥漫于社会各个阶层、各类人群。当政策的减负目标像西西弗斯的巨石那样年年推进、又每每回到原点的时候,损害的已不仅仅是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更是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

前不久,北京大学[微博]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2013中国民生发展报告》显示,学业负担过重,锻炼时间过少,营养严重过剩导致学生体质下降。2012年,我国6—15岁儿童中,城乡女孩超重以及肥胖比率高达21.5%;男孩超重及肥胖比率高达32.3%。

一个个年少便体态臃肿的孩子,却并不会为身体素质的糟糕而忧虑,只会因考试成绩的不尽如人意而沮丧。这显然是一种教育观的倒置与错位。它不仅压弯了孩子的身躯,而且扭曲了孩子的精神。

过重的负担,已成为不容忽视的中国教育之弊、中华民族之痛。

作者:杜飞进 温红彦 袁新文 赵婀娜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